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乡村振兴|问茶莫干山

2023-06-01 22:23:25 298

摘要:清明到谷雨,最是向山问茶时。浙江湖州德清,莫干山,竹海茫茫,茶山吐翠。云雾缭绕的高山茶园里,采茶工在一垄垄茶树间移动,单手轻轻一提,鲜叶便落入掌心。这茶名为“莫干黄芽”,已有近2000年历史,经黄茶烘闷工艺制作后,醇厚鲜滑,独具一格。莫干山...

清明到谷雨,最是向山问茶时。

浙江湖州德清,莫干山,竹海茫茫,茶山吐翠。

云雾缭绕的高山茶园里,采茶工在一垄垄茶树间移动,单手轻轻一提,鲜叶便落入掌心。这茶名为“莫干黄芽”,已有近2000年历史,经黄茶烘闷工艺制作后,醇厚鲜滑,独具一格。

莫干山,这里有好茶。

选一个春日,循着莫干山的一叶黄芽的脉络,品问其中百般滋味。

问茶哪得香如许

清风徐来,陌上茶香,莫干山镇庾村广场上人头攒动。26家当地茶企在广场呈上“得意之作”,竞逐第十五届“茶王”称号。

“茶王”评审现场,六位专家正仔细品鉴满满一桌的参赛样品,从茶样的外形、汤色、香气、滋味、叶底五方面进行打分。广场中心设置了5张大众茶席,担任大众评委的本地茶叶爱好者和游客,看外形、闻茶香、喝茶汤,纷纷投票选出最喜爱的茶。

图为第十五届莫干黄芽“茶王”赛评审现场。(白羽 摄)

清代唐靖《前溪逸志》中记录,莫干黄芽的制作工艺为“炙”“挼”“焙”“汰”。如今流传下来的黄茶工艺,是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,茶叶泰斗、原浙江农业大学教授庄晚芳、张堂恒指导莫干山当地茶农复原的古法工艺。

然而,受区域面积限制和周边绿茶品牌兴起的影响,莫干黄芽很长一段时间都维持着小众、低调的形象,部分茶农甚至舍弃黄茶工艺只做绿茶。改变发生在2013年,浙江大学团队来到莫干山,与本地技术团队一起优化黄茶工艺,并推广机械化生产技术。

“这十年来,莫干黄芽品质一年比一年高,茶王越来越‘难评’了。”担任评委的浙江大学茶学专家龚淑英教授告诉记者。

经过几番评审,最终拿下本届“茶王”的,并不是从业经验丰富的老茶人,而是年轻的“茶二代”王仕彦。

“‘茶王’是荣誉,更是对莫干黄芽品质的肯定。”王仕彦2017年大学毕业后回到自家茶场,开始学习制茶。他说,拿下“茶王”的秘诀是坚持生态、绿色的发展理念,以莫干黄芽标准样为“模板”,不断提升品质。

德清县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副主任钱虹说,近年来,德清通过开展莫干黄芽生态化茶园管理技术集成与推广,革新黄茶工艺打造品质,设立产品标准、优化加工工艺,让莫干黄芽这款“小众茶”以生态、绿色、高品质为特点,形成品牌效应。2022年,莫干黄芽生产面积约2.4万亩,品牌估值超过3亿元。

问茶怎有新意浓

用木勺舀上茶叶放进盖碗,90摄氏度水温的开水淋过,蒸汽携带着茶香袅袅升起……在一间老厂房改造成的茶书馆“云鹤山房”里,“茶三代”沈婵樱的美好一天从一杯好茶开始。

34岁的沈婵樱是土生土长的德清莫干山人,祖辈、父辈都以种茶制茶为生。她的父亲沈云鹤是莫干黄芽制作技艺非遗传承人、黄茶国家标准起草人之一。

作为“新茶人”,沈婵樱所有的“重大决定”,似乎都和沈云鹤的预期不太一样——

大学毕业后,沈婵樱没有留在大城市上海,而是回到家乡;接手茶场后,从小学习茶艺的沈婵樱,没有成为在聚光灯下表演茶艺的“茶仙子”,而是埋头研究经营管理;在多数茶场走规模路线、追求市场占有率的时候,她反其道而行,讲究“小而美”,率先将莫干黄芽从“论斤卖”变成“按克卖”……

冲突和矛盾,似乎是两代茶人之间的“常态”,但沈云鹤不得不承认,女儿的思想“超前”,而年轻人的奇思妙想赋予了莫干黄芽这片叶子更大的价值。

“一杯茶,不仅仅是消费茶叶本身,在此基础上附加文化价值,才是一杯茶的整体价值。”在沈婵樱看来,莫干黄芽应该撕掉老派的标签,变得更时尚,更贴近年轻人。

沈婵樱按年轻人的习惯和喜好,将炒制后的莫干黄芽按克分成小罐,设计简约时尚的包装,附上莫干黄芽的历史,以“云鹤”为品牌,在“云鹤山房”展卖,仅此一项,就让莫干黄芽的“身价”增长了三四倍。

如今的“云鹤山房”,已是一众莫干山年轻人的文化空间,是必去的“朝圣之所”。

沈婵樱说,开创文化空间后,随着知名度提升,茶叶销售市场进一步打开。现在,“云鹤”茶年产名优茶超7000公斤,带动农户500余户,辐射面积达2000余亩。

问茶何以富一方

莫干山镇北湖村光明茶场里,“茶二代”黄莉正仔细擦拭生产车间里的设备,通电调试,确保春茶顺利生产。

2016年,由于家里的百亩茶园人手不够,黄莉听从父母安排,从杭州返乡接手茶叶生意,做起了“新茶人”。

“茶叶好,品牌却不响,一直是莫干黄芽的困扰。”黄莉说。她下决心改变现状,树立起“游子”品牌,开发了“游子”茶业系列产品,建成“游子问茶院”民宿,实现了茶叶一二三产融合发展。如今,茶场经营蒸蒸日上,年收入近500万元。

依托良好的旅游资源,黄莉探索出“茶场+茶农+问茶院+市场”的农旅融合模式,带领百余名茶农抱团发展,出产的莫干黄芽统一管理、统一包装,在各个旅游集散中心进行展销,带富了一方百姓。

“每年采茶季,大家能增收10万元左右。”合作社成员陈家和说,一些茶农的茶园面积比较小,产量不多,靠自己卖收益并不高,但借助光明茶场的力量,产品包装精美,销售路子更宽了。

2022年,德清县茶叶总产量1280吨,总产值2.13亿元,同比增加7.5%。

黄莉说,这几年,德清出台了从生活配套、安家补助到创业帮扶的政策,鼓励青年返乡创业,成立青创联盟、村级返乡创业协会,组织本地创客路演研讨,吸引近百名青年回到莫干山,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面孔出现在高山茶场里。

许多莫干山子弟和黄莉一样,曾经向往出山进城,如今又顺着绿色山径“归巢”。吸引他们回来的,是良好的业态基础、优质的营商环境以及可以放开手脚打拼事业的氛围。

“原本我以为回来是守着一座山,但后来发现,我是拥有了一个新世界。” 黄莉说。

问茶莫干山,好一个茶科技、茶文化、茶产业“三茶融合”。

问茶莫干山,一脉茶香早已化身为“优质茶”“文化茶”“共富茶”的甘醇。

莫干山,“浙”里有好茶。(记者邬焕庆、朱涵)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